文:张文慧  朱耘

  造车新势力的风口之下,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的关注度甚高。李斌不仅是蔚来汽车的创始人,也是易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易车也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此外易车控股子公司易鑫也于2017年在香港IPO。李斌带领了蔚来、易车、易鑫3家公司上市,同时李斌也曾投资了摩拜、优信等互联网出行公司。

  近日易车是收到来自腾讯和黑马资本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买方团拟以每股16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股份同等金额)的不具约束性收购价格现金收购流通易车股份和美国存托股份。

  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已至,买方之一是来自自己的第六大股东腾讯,开出的价码尚可,若私有化确定,那么易车的现金流将获改善,易车将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

  对此,《商学院》记者同易车网媒体关系部门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对方回应称公司目前不便于出来回应私有化的相关问题,将等待时机成熟后才能接受采访。不回应的范围包括记者在采访函中提到的各股东意向如何、是否接受私有化要约最快何时做出决定、将成立的独立审核团队成员构成、审核内容范围、接受私有化原由及影响等。

  获私有化要约,易车也走退市路?

  9月13日,易车发布公告,说明易车已于9月12日收到来自腾讯控股和黑马资本(合称买方团)的非约束性建议函。根据建议函显示,买方团将以每股易车股份16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股份同等金额)的不具约束性收购价格现金收购流通易车股份和美国存托股份。该收购价格可能予以调整,最终收购价格可能为较高或较低金额。

  对于所接收非约束性私有化建议函,易车官方表明并未就建议函回复做出任何决定、将成立独立专门委员会对此交易进行评估。

  此外,根据易车控股的上市子公司易鑫于同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易鑫已获董事会告知,买方团已就协议交易与若干易车股东(包括JD Global)达成若干支持协议。根据支持协议,JD Global已同意使用其实益拥有的全部易车股份和美国存托股份投票赞成协议交易,将最多为全部已发行流通易车股份(不包括任何库存股)的15%滚转至协议交易。

  意即作为易车大股东,JD Global意在支持易车私有化推进。而易车将对此成立审核委员会的行动似乎也释放了“私有化易车”只是“什么条件卖”,不再是“卖不卖”的问题。

  对此,汽车分析师张志勇表示,企业选择上市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融资,当其股价低到一定程度时,选择私有化更有利于企业发展。选择私有化之后,意味着业绩不用披露,市场对于易车业务的影响会小一些。

  回看易车近五日的股票价格,在公布私有化要约公告之前,易车的股票价格尚且徘徊在13美元/股,从9月13日开始,易车股票线急升,当日最大涨幅达到13.92%,而截至目前其股价维持在每股15美元左右,其成交量也难得短期内两次突破300万股。对于易车股价低迷,张志勇也提到,宏观方面会股价表现受到大市场环境的影响,例如美国的调息政策、宏观经济走向的影响,微观方面又会受到投机因素如三方评判机构出具的分析报告、公司自身业务发展的影响。

  在证券市场表现平平,易车的财务报告似乎也在说明公司业务发展并不十分充满活力。9月5日,易车发布2019年二季度财报,报告显示2019年二季度,易车营收为27.9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8.9%,净亏损1.36亿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2740万元,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易车二季度净利润为2.16亿元,去年同期为3.54亿元。

  从其具体业务来看,广告订购业务营收为10.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0.6亿元,其原因在于新车生产量下降,导致制造商及经销商市场投入减少;交易服务业务营收为14.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7.2%,主要归因于贷款金融业务;数字营销解决方案营收为2.95亿元。由此而观,在易车的三项主营业务中,占比最大、分量最重的贷款金融业务来自其持股的易鑫所提供的贷款金融业务。而回看易鑫,同样自私有化公告发布之后,股价开始由持续低迷转向上涨,截至发稿之前,其股价为2.02港元。

  在互联网评论员丁道师看来,易车最终选择私有化大有可能。他提到“与其让股票在市场上不被看好,倒不如以高于市值的价格进行私有化。而私有化退市后,并不意味着不能重新上市。参考进行过私有化的部分企业来看,易车退市后选择在A股重新上市的可能性极大”。

  私有化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根据易鑫公告显示,若做出非约束性私有化,易车的控制权将发生改变。腾讯及其一致行动人(不包括易车)于451.77万股易车股份及96.5万股美国存托股份,及131205.93万股易鑫股份(代表全部已发行易鑫股份约20.59%)中拥有权益;黑马资本及其一致行动人于9434.58股易鑫股份(代表全部已发行易鑫股份约1.48%)中拥有权益,以及易车直接或间接拥有278683.66万股易鑫股份(代表全部已发行易鑫股份约43.74%)。

  此外,根据易车、腾讯控股及JD.com于2017年10月31日签订的投票委托协议,易车尚控制62763.22万股易鑫股份(代表全部已发行易鑫股份约9.85%)所附带的投票权。易车直接或间接控制易鑫共53.59%投票权的行使。

  对于腾讯和黑马选择私有化易车,张志勇认为关于易车的私有化提案,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业务合作,更多是出于战略考虑。依靠腾讯在汽车领域的介入程度及发展程度,如果私有化成行,那么其对于易车的后续发展亦会有所加持。

  事实上,作为汽车垂直服务平台,易车网的强劲竞争对手远不止一家,与其相似的汽车之家便是其中之一。无独有偶,汽车之家也曾经历大的股权变动,创始人离职全力造车,平安信托入主成为最大股东后,管理层发生较大调整。而对于易车网而言,同汽车之家的路径走向有所相似。那么私有化之后,管理层会发生怎样的变动,对于易车甚至易鑫会产生怎样的变化?

  对此,丁道师坦言目前还不能下定论。然而对于可能产生的影响,丁道师对《商学院》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类似于易车的汽车垂直服务平台同其他互联网平台一样,都依赖于平台流量提升变现能力。对于易车而言,其竞争对手不只汽车之家,国内在做汽车垂直服务平台的有几十家左右,易车和汽车之家不可能一家独大,其中的竞争压力不容忽视。此外,私有化坚持的是买卖双方自主自愿的原则,其中涉及到许多中小股东、散户的利益,易车在私有化的过程中,一定会有部分中小股东、散户会出于维护利益而“闹事”,易车需要解决好这些矛盾。

  易车的“并未做出任何回复”使其非约束性私有化的决定仍蒙在薄纱里,而即将组建的独立审核委员会以及大股东JD Global的支持,使选择私有化的倾向透过薄纱显现出来。从目前的股价变动来看,买方团提出的条件似乎还不错,然而,在等待决定的时间内,私有化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动并不可知。

  易车、易鑫、蔚来,都与李斌有着莫大的关系。梳理李斌的发展轨迹,可以发现,李斌的选择似乎总是能够与腾讯的兴趣相契合。易车、易鑫、摩拜、蔚来,李斌的每一次选择背后都有腾讯的身影。

  然而,比起易车,李斌的蔚来似乎关注度更高,而造车比起汽车资讯平台,要更“烧钱”,也有人猜测,不排除李斌套现易车股份补贴蔚来的可能,但这或许是杯水车薪。未来易车何去何从,李斌的“出行圈”诸棋子如何摆,《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霍琦

获取汽车之家股票最新信息,关注:http://autohome.meigushe.com 每天更新汽车之家股价汽车之家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汽车之家财报,不定期更新汽车之家研报评级